没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难题,只有没有找到合适策略的难题。所以我们需要不断学习和尝试,以应对生活中的各种挑战。您对遇到的问题感到困惑吗?别担心!欧洲杯球迷网将向您介绍一些最新有效的解决方法,希望能够解决分析:欧洲杯往事的一些信息的问题。

    本文目录导航:

分析:欧洲杯往事的一些信息

正当日本还在为即将到来的奥运会焦头烂额的时候,2020欧洲杯早已开展得如火如荼。和奥运会、世界杯一样,欧洲杯也是四年一届,本届欧洲杯同样因为疫情影响被延迟了一年。姗姗来迟的欧洲杯可以说是人们被疫情压抑了一年半之后一次酣畅淋漓的宣泄。

正所谓欧洲无弱旅,高卢雄鸡,欧洲红魔,三狮军团,日耳曼战车,地中海城堡,格子军,斗牛士,这些绿茵场上的阵营,光是名字,就已经势如破竹。而在这些杀气腾腾的名字背后,其实也隐藏着国与国之间的恩怨情仇。《顾问天下》,今天我们就穿越历史,一起来追溯那段与国际政治难舍难分的欧洲杯往事。

西欧与东欧

早在1927年,法国足协秘书长 亨利·德劳内 就构思过欧洲国家杯European Nations' Cup。但众所周知,当时的欧洲列强离心离德,果然,十多年后,二战爆发。到1955年,二战结束十年了,重建之中的欧洲,谋划着如何重获凝聚力。欧洲足协再次提出举办欧洲国家杯的构想。那年,德劳内先生逝世,为了纪念他,欧洲国家杯的冠军奖杯被命名为“亨利·德劳内杯”。

但好事多磨。1960年,欧洲国家杯七拼八凑,找来了17支球队打预选赛,最后四支球队进行决赛。当时,欧洲足球俱乐部霸主是西班牙皇家马德里,但西班牙的领袖佛朗哥将军因为意识形态的缘故,拒绝让球队去苏联打比赛。1954年世界杯冠军德国、两届世界杯冠军意大利和当时实力雄厚的英格兰也都不太配合,最后在法国举办的1960年欧洲国家杯决赛,来的是三支东欧队伍,它们是:南斯拉夫、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外加东道主法国。最后,苏联夺冠。

1964年,情况又乱了。希腊和阿尔巴尼亚因为战争,各自退出比赛。最后参加正赛的四强是丹麦、西班牙、匈牙利和苏联。西班牙是东道主,这次佛朗哥将军让步了:苏联来就来吧。

西班牙在半决赛中击败匈牙利,进球的是巴塞罗那的前锋佩雷达和皇家马德里的阿马罗。当时的马德里与巴塞罗那也是针锋相对,而这两粒进球多少也给西班牙国内带来了难得的和睦。另一场半决赛,苏联3比0击败丹麦,进入决赛。于是马德里的伯纳乌球场迎来了西班牙对苏联的决战,八万球迷到场观看,最终,东道主西班牙2比1取胜,拿下了1964年欧洲杯冠军。

1968年,欧洲国家杯变成了欧洲冠军杯European Championship,简称欧洲杯或欧锦赛。意大利、南斯拉夫、英格兰和苏联进入决赛,东道主意大利夺冠。

1972年,比利时主办欧洲杯。这一届赛制首次引入了加时赛和点球决胜。在此之前,欧洲杯一度实行过加时赛后抛硬币决胜负的做法,这种可笑的做法此后就被摒弃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西德的慕尼黑主办了夏季奥运会。这也算是西德向全世界彰显自己精神风貌的璀璨时刻,两年后西德又主办并赢得了世界杯冠军。这几次体育大事件,大大地促进了西德民众的凝聚力和自豪感。

1976年第五届欧洲杯在南斯拉夫举行,这是欧洲杯第一次来到东欧国家。当时的南斯拉夫接近于一个中等发达国家,三分之一南斯拉夫人都有汽车,每两家就有一台电视机。这一届欧洲杯,也是南斯拉夫彰显国力的机会。最后,捷克斯洛伐克压倒西德与荷兰,夺得冠军,这届欧洲杯堪称东欧大家庭的胜利。

1980年,欧洲杯开始了巨大的变革,通过预选赛参加决赛的球队从四支扩展到了八支。东道主意大利的组织工作做得不太成功,英格兰与比利时的比赛还发生了球迷骚乱,警察被迫动用了催泪弹。

1984年,法国主办欧洲杯。这届杯赛的组织工作近乎完美。最终夺冠的就是东道主法国。为了举办比赛,马赛和里昂的球场都进行了相应的建设。这些建设也让法国之后申办1998年世界杯,获得了极大的主动权。

在1972年主办奥运会和1974年主办世界杯之后,西德尝到了主办大型运动会的甜头,它又紧接着申办欧洲杯。但是,这里出现了一个小问题:柏林墙矗立在东西两德之间,东欧各国认为,西柏林不算西德的地盘,到西德踢比赛,让它们感到气儿不顺。直到1988年,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主办了西德、苏联、阿根廷与瑞典的四国杯赛,东西欧对立的气氛终于松动了。于是,1988年欧洲杯在西德如愿举行。荷兰在决赛中击败了苏联。当时,估计谁都没想到,那竟是苏联最后一场欧洲杯比赛。两年后的世界杯,德国获得冠军,这也是东西德合并后首次出战大赛,这个冠军可以说是送给两德统一的最好礼物。

新仇与旧恨

东欧剧变,两德合一,苏联也不复存在了。南斯拉夫分裂,导致失去了1992年欧洲杯的参赛资格,顶替南斯拉夫参赛的童话王国丹麦在决赛中击败德国,神奇地拿下了1992年的欧洲杯冠军,这也就是足球界流传至今的“丹麦童话”。那年的欧洲杯还有一个小小的改变,那就是球员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了球衣上。球员的个体价值被彰显,体育明星产业也日渐壮大。

1996年的欧洲杯继续扩军,决赛圈球队增加到了16支球队,那届的东道主是英格兰。为了竞争1996年欧洲杯的主办权,英格兰甚至放弃了争取1998年的世界杯。此前,英格兰因为海瑟尔惨案,与欧洲大陆的足球颇为疏远,1996年的欧洲杯可以被看作英国重新与欧洲融合的机遇。

海瑟尔惨案(Heysel Disaster)指的是,1985年5月29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海瑟尔体育场,利物浦队与尤文图斯队进行欧洲杯决赛前,意大利与英格兰球迷发生冲突,造成多人死亡。死者中包括意大利人32名,比利时人4名,法国人2名,爱尔兰人1名。还有300多人受伤。事后英格兰球队被禁止参加欧洲三大杯赛5年。

因为比赛规模越来越大,欧洲杯的东道主也不再局限于一个国家。2000年欧洲杯就由荷兰与比利时这对邻居携手合办。那届杯赛的主题歌《冠军2000》也是脍炙人口,流行程度不亚于1998年的世界杯主题歌《生命之杯》。2000年欧洲杯也被认为是史上最卓越的体育盛会之一。在英格兰对阵德国的那场比赛前,比利时警方还雷厉风行地逮捕了174名英国足球流氓,此举获得英国媒体的好评。

2004年的葡萄牙欧洲杯又创新的记录。此前历届主办国,最多用到八个球场,而葡萄牙预备了十个大型赛场。而且,31场比赛售出120万张门票,相当部分的门票通过互联网申请发售,可以说是球赛售票的一次大规模触网。

2008年的欧洲杯由奥地利与瑞士联合主办。为了表现彼此之间的友谊,主办方还特意创作了史上第一对欧洲杯吉祥物:Trix和Flix,这两个吉祥物的发型,是按照横跨两国的阿尔卑斯山的造型来设计的,它们各自穿着红白主色的球衣,这也是瑞士与奥地利的国旗颜色。

有趣的是,竞争主办国的还不止这对组合,比如希腊 土耳其、波黑 克罗地亚、苏格兰 爱尔兰,这些组合也都提出过联合申办。苏格兰作为长期寻求独立的英国政治实体,居然与爱尔兰这样一个和英国有历史瓜葛的国家携手申办欧洲杯,这也是很有意味的举动。足球真的可以远离政治吗?答案不言自明。

2012年欧洲杯的东道主则是波兰和乌克兰这对东欧组合。当下,冲在反俄一线的欧盟成员国少不了波兰,乌克兰就更不用说了,为了摆脱俄罗斯的影响,已经与曾经的老大哥大打出手。但在2012年,亚努科维奇领导下的乌克兰是一个亲俄罗斯的政权,乌克兰危机也尚未发生,波兰与乌克兰联手主办欧洲杯可以说是一次真正的超越政治利益的尝试,那届杯赛的口号是“我们一起创造未来”。可惜,事与愿违,一年过后,由于没有处理好在俄欧之间的关系平衡,乌克兰危机爆发,那些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国家想要携手共创未来的愿景也成为泡影。

乌克兰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是2013年底,时任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协议,乌克兰亲欧派在基辅展开反政府示威,次年,亚努科维奇被罢免总统职务,随后爆发克里米亚危机以及顿巴斯战争。这场危机的最根本原因是国内民众在“向东走”还是“向西走”问题上的深度对立。直到今天,这一根本矛盾仍没有化解。

足球未必能给地区带来和平,但世人对足球的热爱却从未削减。当2016年欧洲杯在法国举行的时候,决赛圈的队伍已经扩容到了24支球队,比赛场地也涉及十座城市。遥想半个世纪前,欧足联连预选赛都只能凑到17支球队,欧洲杯的发展历程真是恍如隔世。

而后就是现在的2020年欧洲杯了。因为新冠疫情的蔓延,本届欧洲杯被迫推迟。2020就当是按下了暂停键,2021年夏天的这场足坛盛宴,我们依然称其为2020欧洲杯。但是,重启的欧洲杯如同一切重启的国际争端和政治博弈,并不能褪下那件写满新仇旧恨的外衣。设想俄罗斯与乌克兰假如在赛场相遇,势必会充满火药味,因为油气资源与海权争端一度接近战争边缘的土耳其和希腊,也难免会将足球比赛当作国家实力的较量。不得不说,欧洲杯的江湖仍在上演着一幕幕历史与现实交织的恩怨情仇。

来源:周到